《水滸傳》里多次提到,英雄豪傑為了“打熬一身好筋骨”,必須遠離女色,女人在這部作品里不僅僅是紅顏禍水,更是有點洪水猛獸的意思了。小說里提到的有限幾個女人,除了“母夜叉”、“母大蟲”這樣的“狠角色”;便是潘金蓮、潘巧雲之類的淫蕩歹毒;林娘子、扈三娘雖無過錯,但下場可悲。雖然數百年過去了,但是否遠離女色,對於球場的好漢來說,依然是一個問題。
  本報特派記者 李志剛 葉嘉利 7月12日發自巴西
  “熬不住不算好漢”
  世界杯開賽之前,墨西哥主帥埃雷拉宣佈了“禁欲令”,他表示從6月開始的整個世界杯期間,禁止所有隊員的性生活。這樣一來,包括曼聯球星埃爾南德斯在內的墨西哥隊員,就只能把所有的“興趣點”都放在球場內了。當時,埃雷拉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如果一名隊員不能忍受1個月或者20天沒有性生活的日子,那他就不是一個職業運動員。我們是去踢世界杯的,不是開派對。”怎麼樣,聽上去,有點《水滸傳》里的豪傑經常掛在嘴邊的“熬不住不算好漢”的意味吧。
  無獨有偶,第一次殺入世界杯決賽圈的波黑隊對這個問題同樣“嚴防死守”。該隊主教練蘇西奇賽前表示,波黑球員在世界杯期間要絕對禁欲,如果有需要可以自己“單獨解決”。蘇西奇認為,球員們是來踢比賽的,而不是度假,所以不應該把精力放在女伴身上。
  與這兩支球隊一樣,嚴格要球員“禁欲”的,還有西班牙、俄羅斯、智利等隊伍。
  遠離女色依據何在
  足球運動員禁欲的依據是中國四大古典名著之一的《水滸傳》?顯然並非如此,但其本意卻有相通之處,都是害怕“傷了元氣”。事實上,除了足球,還有其他的一些體育運動,如拳擊、跑步,也有與“性”隔離的不成文規定。英國短跑名將林·克裡斯蒂、拳王阿裡,他們在比賽之前都採取了極其嚴苛的隔離手段,林·克裡斯蒂是3天,而阿裡則長達6個星期。
  為了證明“禁欲”確有必要,英國應用體育與科學教授格雷·格萊特搬出了源自古希腊的傳統理論:“消耗的大量雄激素而造成他們喪失鬥志。”
  反對“禁欲”者為數眾多
  美國隊主教練克林斯曼說自己尊重墨西哥主教練的“禁欲令”,但他不會在美國隊之中推行,“美國的文化十分開放、隨意,我不會對這個問題做額外的要求。”一貫給人以嚴肅、認真印象的德國隊,在本屆世界杯上隊規最為鬆弛,該隊主帥勒夫不僅沒有下達“禁欲令”,他還鼓勵球員在睡覺前喝點啤酒或者紅酒,甚至不強制要求球員戒煙。
  有關專家指出,“那件事”通常只消耗25至50卡路里,相當於爬兩層樓。意大利科學家艾曼紐·簡尼尼則依據實驗結果提出自己的觀點:“禁欲三個月後,運動員的雄激素驚人地下降到兒童的水平。由此可證:性生活可以釋放球員體內的雄激素,從而提升他們在比賽中的表現。”“如果運動員在賽前一晚過於緊張焦慮,性生活可以幫助他們分散註意力並且放鬆。”加拿大運動醫學專家伊恩·施瑞恩則從心理學角度肯定了性愛對球員心理上的積極作用。
  演砸了的“禁欲”派
  有趣的是,在本屆世界杯八強產生之後,所有在世界杯期間要求禁欲的球隊都被淘汰,從整體來看,那些對於私生活持更開明觀點的球隊在比賽中發揮得更好。
  世界杯八強,德國和荷蘭在這個問題上最為開放,範加爾同勒夫一樣,都允許球員的妻子或女友待在球隊入住的酒店中,而這兩隊最終都殺入四強。此外,雖然法國、巴西和哥斯達黎加在性生活調控上規矩頗多,但本質上仍然是允許的,而他們也身處八強之中。剩下的三強阿根廷、比利時和哥倫比亞則沒有對禁欲的明確說法。
  而在禁欲球隊方面,西班牙、俄羅斯、波黑,三支隊伍未能小組出線,智利和墨西哥也在八分之一決賽中被淘汰出局。
  到底應不應該“禁欲”?女人是不是紅顏禍水?我想,這個問題已經不需要再往下討論了。
  本稿件所含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原標題:禁不禁,成了世界杯大難題)
創作者介紹

外牆油漆

la40laff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