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逃到世界哪個地方,逃了多長時間,警方都將一追到底
  “境外不是法外,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們公安部門有逃必追,就是用五年,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長時間,也要將你緝捕歸案、繩之以法,絕不放棄、絕不罷戰。”昨天,在江蘇省公安廳舉行的“獵狐2014”專項行動新聞發佈會上,江蘇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陳逸中向潛逃境外的嫌疑人隔空喊話,12月1日前回國自首可以依法從輕處罰。通訊員 蘇宮新 現代快報記者 陶維洲
  發佈
  抓獲28名經濟犯中,8人主動自首
  據悉,今年7月,公安部在全國組織開展“獵狐2014”專項行動後,江蘇警方進一步加大境外追逃力度,在不到4個月的時間里,先後從美國、加拿大、烏干達、馬來西亞、泰國、柬埔寨以及中國香港、澳門等10餘個國家和地區抓獲經濟犯罪嫌疑人28名,其中涉案千萬元以上的9人,涉案總金額5億多元。28人中,有8名逃往境外的犯罪嫌疑人主動向警方投案。而去年7月到今年6月底,公安部在江蘇統一組織開展“境外追逃江蘇行動”,江蘇警方已抓獲或勸返犯罪嫌疑人62名,其中經濟犯罪嫌疑人40名。
  公安部通報,截至10月29日,“獵狐2014”行動開展100天,已從40餘個國家和地區緝捕勸返在逃經濟犯罪嫌疑人180名,其中,緝捕104 名,勸返76名,涉案金額千萬以上的 44名,緝捕數已超過去年全年總數。
  陳逸中介紹,隨著國際刑警組織中國國家中心局在江蘇省公安廳設立聯絡處,江蘇公安機關與國際執法機構的聯繫更加密切,僅去年以來江蘇警方就通過國際刑警組織對29名在逃人員發佈了“紅色通報”進行全球追捕。“另外,江蘇警方已經和全世界16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警務部門建立廣泛聯繫,對境外追逃幫助很大。”陳逸中說。
  陳逸中呼籲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儘快放棄“境外就是法外之地、境外就是避罪天堂”的錯誤認識,主動在12月1日前向公安機關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罪行。對自願回國投案自首的,警方可以依法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對積極輓回受害單位或受害人經濟損失的,可以減輕處罰;對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否則,無論逃到境外什麼地方,潛逃多長時間,警方也絕不放棄追捕,一定將其緝捕歸案、繩之以法。
  分析
  APEC會議助“獵狐”駛上快車道
  前天,亞太經合組織(APEC)第二十二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閉幕,會議期間,通過了《北京反腐敗宣言》(下稱簡稱宣言)。中紀委官員稱此舉“搭建了最大的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平臺”。
  今年7月起,公安部部署了代號為“獵狐2014”的行動,開展為期半年的緝捕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專項行動。 分析認為,APEC助“獵狐行動”駛上快車道,讓貪腐分子無處可逃,尤其是在《北京反腐敗宣言》通過之後,中國和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在引渡條約、司法協助、反洗錢等領域的談判將會加速。
  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認為,“追逃追贓離不開國際社會的支持,特別是外逃貪官所在國的支持,此次《宣言》有利於將‘獵狐’成果制度化。”
  觀察人士指出,這是中央密集反腐動作中的最新舉措,其用意十分明顯,意圖在痛打國內貪官的同時,亦要開抓已經外逃的“脫網之狐”,從而進一步形成反腐的合圍之勢。
  潛逃伊朗兩年頭髮半白
  聽聞獵狐行動回國自首
  “我不能一輩子頂著‘逃犯’的帽子,在國外躲再久也不如回家安心。”面對現代快報記者,崔某坦然地說。2012年,他因參與一起特大虛開增值稅發票案,潛逃到了伊朗。成了“獵狐2014”專項行動追捕對象後,他得知徐州警方找他的家人,還用微信發來“主動投案可從輕或減輕處罰”的最新文件。很快,他主動飛回國內自首。
  逃亡伊朗兩年,半白頭
  2012年7月,江蘇徐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破獲一起公安部督辦的特大虛開增值稅發票案。做貿易的崔某卷入此案,因虛開增值稅發票偷逃稅款80萬元,涉案價值相對較少,被列入第二批抓捕對象。就在警方制定方案實施抓捕的前夜,崔某沒了蹤跡。
  現年51歲的崔某原來在徐州礦務局工作,擔任過中層管理人員,後來下海經商,可生意並不景氣,於是通過虛開增值稅發票賺錢。崔某得知有人被抓後,立馬捲錢逃往伊朗,投靠在那兒開煤礦的老鄉。“獵狐2014”專項行動開始後,逃往伊朗的崔某成為警方關註的重點人物之一。
  其實,崔某在伊朗雖然衣食無憂,但過得並不好。“被公安機關通緝,總感覺心裡有個疙瘩,很焦慮,經常睡不好。”崔某指著自己的頭髮說,我才50出頭,頭髮已經白了大半,都是這兩年熬的。
  連夜寫下自首書
  徐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支隊長畢可偉介紹,目前中國警方對境外“逃犯”追捕的途徑主要三種:勸返、遣返和引渡。因為後兩種的操作程序複雜,耗時長,國內警方一般採取“勸返”方式,最快且最有效。經過研究,大家認為崔某有被“勸返”的可能。
  民警從徐州本地一煤礦老闆處得知,崔某在伊朗塔巴斯市落腳,幫他管理礦場。於是民警多次找到崔某的家人,希望幫忙做通崔某的思想工作。“必須讓崔某及其家人相信警方的誠意!”畢可偉說,他們與檢察機關多次協調後,根據相關政策向崔某及其家人承諾,只要他在12月1日前主動投案並自願回國,可依法從輕或減輕處罰。“警官們給我們講政策講法律,鄭重承諾不加重處罰,他們把文件轉給我,通過微信發給了弟弟。”崔某哥哥說,他是10月8日與弟弟聯繫的,請他慎重考慮,這畢竟是個機會。
  想到自己整年在外家人擔憂,兒子又考上了研究生,這樣逃避不是辦法,崔某思慮再三,決定回國自首。10月8日當夜,他寫下“投案自首書”,通過微信發給哥哥轉交警方。
  警方兌現“輕罰”承諾
  10月23日上午,徐州警方在上海浦東國際機場接到了崔某。自首後第二天,崔某家人就補交了偷逃的80萬稅款。徐州市公安局兌現承諾,為崔某辦理了取保候審手續。
  在接受現代快報記者採訪時,崔某對那些和他一樣潛逃的人說,“要珍惜國家‘獵狐’行動給予的政策機會,早點回來自首,爭取寬大處理,要相信法律,這是對自己和家人負責。”
  看到國內警察,外逃嫌疑人笑了
  除了今年“獵狐行動”的戰績外,此前“境外追逃江蘇行動”開展以來,江蘇警方通過國際刑警組織對29名在逃人員發佈了“紅色通報”,進行全球追捕,一年時間內,成功抓獲或勸回犯罪嫌疑人62人,追贓輓損1億餘元。
  涉嫌經濟犯罪的在逃人員在國內往往都是有一定經濟實力的“老闆”,謝成濤就是其中一位。他涉嫌非法集資兩億元,潛逃越南。2013年8月,在越南警方的協助下,謝成濤被抓獲,並由江蘇警方押解回國。
  江蘇省公安廳經偵總隊民警馬中偉說,在越南見到謝成濤的第一眼,給他觸動很大:“他看到我們居然笑了,我們沒料到,他為什麼笑?後來明白了,他在越南被羈押在看守所里,條件很差。那麼大一個老闆,原來很胖的。可我看到他時,已經很瘦了,身上都臭了,所以他的笑是一種釋然。”
  回國前,謝成濤曾經對馬中偉說:“我逃一天就知道自己是一天的罪人。想回國又不知道怎麼回去,因為護照被註銷了,回不來了。”馬中偉說,“其實那個時候,他也很想回國了,儘管他知道回國之後等待他的是法律的製裁。但比起在國外逃亡的日子,這已經不恐懼了,被抓回國,對他反而是一種解脫。”
  (案例中人物除民警外均系化名)
  “中國明明商”
  又蒙了2萬多人
  投資4000,兩年變280萬?
  “中國明明商”
  又蒙了2萬多人
  “只要投入4010元,兩年後便可以拿到286.45萬元的回報。”2013年底,網絡上流傳著這樣一則“暴富神話”,讓南通300餘人信以為真。經南通警方證實,這竟是傳銷組織“中國明明商”死灰復燃後的“把戲”。
  昨日,現代快報記者從南通市公安局獲悉,在公安部統一指揮下,北京、上海、河北、江蘇等18省市公安機關協同配合,成功破獲了這起“中國明明商”特大網絡傳銷案,截至目前共抓獲犯罪嫌疑人81名,涉案金額高達8000餘萬元。
  通訊員 蘇錦安 現代快報記者 胡涓
  遍佈全國24省市,2萬餘人深陷其中
  2010年,“中國明明商”傳銷組織蔓延全國。2012年,公安部在全國範圍內對該組織進行打擊,並將“領航人”鮑某抓獲並判刑。然而2013年以來,“中國明明商”傳銷組織借助互聯網電子數據平臺,短時間內快速發展下線21000餘人,遍佈全國24個省市。
  3月26日,如皋市公安局林梓派出所社區民警在執勤時發現,轄區一居民住宅內聚集了20餘人。後經查,這是“中國明明商”傳銷組織正在集中“授課”。
  當地警方查明,2013年10月陳某加入“中國明明商”併在南通地區設立“原商會”,從事傳銷活動。期間,陳某共發展下線70餘人,南通全市共有300餘人陸續加入該組織。
  4月3日,南通、如皋兩級公安機關聯合成立專案組,全力偵辦此案,鎖定了多個傳銷頭目。7月1日,“中國明明商”現任總負責人劉某在北京落網,該傳銷組織華東大區的負責人孫某在山東被抓。
  據劉某交代,他此前曾是“中國明明商”一員,2012年僥幸逃過抓捕後,又重新成立該組織北京總商委,打著鮑某的旗號繼續從事傳銷活動。
  鼓吹“投資4千元,兩年後成百萬富翁”
  警方調查發現,“中國明明商”假借文化部和中國農業銀行的名頭,虛構成立“中國全民借助銀行”,以借款高額返利為誘餌,進行傳銷。凡是加入該組織成為會員的,需通過“環民”(已參加傳銷者)介紹,繳納現款4010元,並填寫《契單》。參加後第2個月,“環民”必鬚髮展兩名下線,才能在第3個月領取“月金”。該傳銷組織宣稱,如下線人員按月幾何倍增,24個月後可累計返利286.45萬元。
  目前,南通警方抓獲24名團夥成員,均已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其中7名傳銷頭目已被警方依法執行逮捕,該案仍在進一步辦理中。  (原標題:江蘇“獵狐”行動已抓獲28人警方喊話:12月前自首從輕處罰)
創作者介紹

外牆油漆

la40laff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